1759_a5206

混沌一片的空间内,黑色屏幕上散发着滋啦电流。

那板子上的裂缝不大,看上去却格外狰狞。

被抱在暖呼呼的怀抱里,板子挪动,想要逃开这。

白嫩的手将那板子按住,柔和的女声从上传来,“我不会让离开的。”

“……”黑色屏幕窜过滋啦声,形成的电流扒着女生的手,“区区人类而已,真以为能阻止我?”

“的一部分能量在我这,我能。”

漆黑的环境中,只有隐约的亮光从他们周边显现。

主系统沉声道:“真当能奈我何?”

“不要去。”木芪咬牙将它紧紧抱住,“主系统,求求接受我的净化吧,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。”

“认为我错了?我做错了什么。”

主系统在她怀里挣扎着,那冷声冷气,让木芪深深吸气。

“还有,凭什么净化我?”一个趁机,主系统从她怀中溜了出来。

清纯美少女闺房性感私照流出

终究是他大意了,本以为这人类不过一个位面炮灰而已,没想到她竟然在星际位面积攒了能量,还将它带到了这虚无的空间里。

更让主系统惊讶的是,她居然就是若干年前,那个消失于天地间的宿主。

她可真有本事,用这么多年的时间,不断加强了自己的灵魂之力。

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“我不会让出去的。”木芪坐直身体,抿唇道。

主系统打探四周,这像被封闭起来的小黑屋,它转了一圈,当真没有找到出口。

“找死!”

黑色屏幕冲向木芪,女生巍然不动,快要撞上的时候,它身上的裂痕居然增加了。

主系统只好停住,当它放弃攻击木芪的想法的时候,身上的裂痕才停止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女生勾唇浅笑,从容不语。

……

意识空间。

绫清玄拿着水壶,给盆栽浇水。

那盆栽里边,还放着一颗石头。

宿主,噗……咕……够了够了,不能再浇了。】

以往都是zz在照料这些花花草草,轮到绫清玄的时候,水量有点控制不好。

她动作一顿,另只手掏出本书来。

冷眸凝视,很是认真,“是吗,要不等浇死再说?”

zz:……

宿主,冷静啊!】

放下水壶,绫清玄伸手戳了戳zz,“那能量消化了多少?”

才一小部分吧,宿主请放心,在位面中虽然我出现的时候变少了,但一定不会发生上个位面让您失忆的情况。】

冷眸微敛,绫清玄沉思道:“看来我的记忆很容易被动手脚啊。”

zz瑟瑟发抖,它也不想的,只是上上个位面冲击太大了,才会造成这种局面。

绫清玄半抚着脑袋道:“下次再失忆,我就把这脑袋打歪。”

不会保留记忆的脑袋瓜,不要也罢。

zz:???

“开启位面吧。”

绫清玄眸中并无懈怠疲乏之感,反而是熊熊燃烧的斗志。

她一定要快些想起当年的事情经过,这般,才能完全解开和小家伙的心结。

若是解不开,那就暴力扯开。

好的,位面开启。】

……

红鸾帐暖,媚骨生香。

鼻尖泛着幽幽香气,还有那媚到极致的酥软气息,绫清玄面无表情的睁开冷眸,眼前是女子香肩半露,活色生香的画面。

“陛下。”

女子略施粉黛,娇艳漂亮,如玉藕般的手臂,正抚上她的胸膛。

眉心微蹙,绫清玄一个灵活闪身,从龙床上下地。

这年头怎么竟是想吃豆腐的。

况且人家还是女……

一回生二回熟,绫清玄立即环顾四周打量,顺便看了眼自己的打扮。

这应该是个古代位面,而她这穿着,明显不是皇上就是皇子,根据那女人的称呼来看,她……也许是这个地方的皇帝。

这次不会真带把吧?

“陛下?”

那女子娇嗔一声,面色惊慌,“臣妾错了,臣妾不是故意惹怒您的,请陛下不要怪罪!”

zz尚未出声,也没有剧情发展线告知,绫清玄绷着小脸道:“出去。”

女子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,潦草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寝宫。

“陛下。”

外边守着的太监见情况不对劲,靠近殿门朝内问道:“可是有什么事?”

“无事,退下。”

绫清玄打发了他们,在寝宫内四处转悠着,随手将桌上的书信奏折都看了,最终确定了自己的身份。

她是这席天朝的现任皇帝南宫玄,刚上任半年。

而刚刚那被轰出去的女子,是她的嫔妃。

小姑娘摸摸胸口,嗯,性别这块倒是没变。

她是个女扮男装的皇帝。

这可是欺君之罪,要砍头的。

不过现在她就是皇帝,谁敢动手。

整理好衣物,绫清玄打开殿门,朝外走去。

小家伙还没找到,她可不能有别的家室,女生也不行。

“陛下,陛下,您这般匆忙,是要去哪?老奴让人安排步……”

小姑娘打断:“不了,那东西没脚快。”

太监:???

其实她用灵剑更快,不过皇宫里有不少大内高手存在,她这么一飞,估计会被当成妖物。

走到一半,绫清玄扭头看向气喘吁吁跟着自己的太监,“父皇寝宫在何处?”

太子心中惶然,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立即给她引路。

前皇帝身子骨不好,在南宫玄刚过十六后,就将皇位传给了她,自己悠然和太后做起了闲散贵人。

这放在历代朝堂上,还真实属罕见。

马不停蹄赶到了太上皇的寝宫,绫清玄门一推,直接跃到他面前。

“父皇,晚上好。”

太上皇有些病气,近四十的年纪,却面色显白,略有沧桑,这绫清玄忽的出现,将他给吓着了。

“玄儿,这么晚了,何事这般着急?”

太监和宫女们识相的退下,不敢多待。

绫清玄直言道:“我不想做这皇帝,请父皇另选他人。”

除她以外,太上皇还有三个女儿,两个儿子,随随便便拉来一个就行。

绫清玄要出宫找小家伙,不可在这当皇帝。

这义正言辞的语气,差点没将太上皇当场送走,他猛地咳嗽几声,怒道:“这皇位岂能说不做就不做的!”

小姑娘一脸淡定。

所以她这不是来征求这老人家的意见了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