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app老司机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燕凌寒在无声地流泪,他的心里,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。

她所经历的一切煎熬,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?

正是因为知道,才不愿意说破啊。

刚才走在外面的时候,他牵了她的手,那手那么凉,一下子就凉到了他的心里去。

她只说是手放在外面太久了,所以才会凉。

可他早已熟悉了她的一切,又如何不知道以往的她,从来都是不惧寒冷的。她的手,从未那样凉过。

她的担忧,他从来都知道。

正是因为知道,才如此珍惜此刻所拥有的一切。

见燕凌寒沉默,赫云舒紧了紧他的手,问道:“在想什么?怎么不说话?”

燕凌寒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在想,现在正是红狐出没的季节,不如我去猎了红狐来,给做围脖儿。”

赫云舒轻笑道:“好端端的,要围脖儿做什么?我又不怕冷。”

清纯唯美复古亚洲美女图片

“虽不怕冷,可我,怕会冷。”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那好吧。不过听闻那红狐最是狡猾,也最是机警,可不要空手而归才好。”

燕凌寒将赫云舒整个人抱起来,语气略带惩戒:“娘子,谁给的胆子质疑为夫?”

“我给我自己的胆子,不成吗?”

“成。待我猎回红狐,定要为刚才所说的话付出代价。”

“那也得等猎回红狐再说。”

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第二日,燕凌寒果真进山去猎红狐了。

他离开后,赫云舒去找百里星宇,直接便问道:“我问的事情,没告诉我夫君吧?”百里星宇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响,道:“没啊。云舒姐姐,我可什么都没说。怎么,是王爷姐夫发现什么了吗?不应该啊,之前几次晕倒的时候,他都不在场。按理说,

他是没理由知道的。是自己心里藏着事儿,多想了吧。”

这话,百里星宇说得很认真,几乎连他自己都相信了。赫云舒皱了皱眉,道:“我也觉得他是没理由知道的。只是,他冷不丁地,突然提起要去猎一只红狐来,要给我做围脖儿。可我从前从不畏寒,实在是不需要围脖儿这种东

西。以往也从未用过。”

百里星宇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道:“哎呀我的好姐姐,这是故意来炫耀的吗?”

“炫耀什么?”赫云舒狐疑道。

百里星宇一脸悲伤:“故意在我这个单身汉面前炫耀有个爱人有多好呗。”“胡说,我才没有!我是正正经经与说话呢,说,他是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?该不会是泄露了什么吧?”说着,赫云舒看向百里星宇的目光充满了审视,似乎要从他

的神情上看出什么破绽来。

“云舒姐姐,可不要乱怀疑人,这怎么可能呢?我绝对没有告诉他!”

见百里星宇说的一脸认真,赫云舒点点头,转而问道:“那说说看,他为何突然想起来要给我做围脖儿?”“这还不简单,他想给献殷勤呗。虽说们老夫老妻的,成亲好几年了,孩子都这么大了,但是我王爷姐夫待的心思,日月可鉴,这么一个好男人,时时刻刻想着,

自然怕会冻着,提前准备着呗。”

“这么一说,似乎也有些道理。”赫云舒嘀咕道。

“所以说嘛,没事儿不要想那么多。”

“哦。”赫云舒胡乱应了一声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见状,百里星宇忙打岔道:“对了!云舒姐姐,打听到没有,芷兮她来不来京城?”

赫云舒白了百里星宇一眼,道:“瞧那猴急的样子,放心吧,我都打听好了,芷兮会来。大概再有半个月左右,她就该到了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那就太好了!”百里星宇兴奋道。

赫云舒拉长了音调,戏谑道:“太好了?”百里星宇忙收敛了自己的喜悦,一本正经的解释道:“对啊,当然太好了。她若是来了,我就大仇得报了。云舒姐姐,是不知道,我这么刚正的男人,居然被人下了催眠

术,做出女子一般的行为,这对于我而言,实在是奇耻大辱!我身为百里世家未来的继承人,如何能被人这么捉弄呢,所以,我是一定要给自己讨回公道的!”

说着,百里星宇愈发的义愤填膺。赫云舒瞧了他一眼,道:“解释这么多,是怕自己不信还是怕我不信?还有啊,没觉得自己是在欲盖弥彰吗?有句话说得好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欺骗的开始。

很明显,就是用语言在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。小伙子,心地不纯啊。”

“胡说,我哪有心地不纯?好了,云舒姐姐,我不与说了,我该回去捣药了。”说着,百里星宇飞一般地逃进了屋子,关上了门。

看着他那仓皇逃窜的样子,赫云舒忍不住笑了笑,尔后她转身,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外面虽是冰天雪地,屋子里烧了地龙,却是暖意融融。

在这一片暖意中,渐渐地困意袭来,赫云舒就睡着了。

再醒来的时候,她隐约觉得有人在摸她的脸。

条件反射般地,赫云舒抓住了那只手,尔后睁开了眼睛。

呈现在她眼前的,是一个好看到极致的男人。

那浓重的眉,英挺的鼻,那灿若星辰一般的眼眸,那微微抿起的嘴唇,没有一处是她不爱的。

她看着他,笑了。

燕凌寒也跟着笑了,道:“一看到我就笑,娘子是在犯花痴么?”

赫云舒顺手捏住了燕凌寒的耳朵,道:“我看我自己的夫君,还不能笑了?夫君是我自己的,我想怎样用就怎样用。”

“是么?”燕凌寒薄唇轻扬,笑得分外恣意。

他俯下身去,亲吻了她,尔后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:“娘子,红狐我猎回来了,而,也该受到惩罚了。”

“惩罚?什么惩罚?”刚刚醒来的赫云舒,脑子不大灵光,故而如此问道。然而,燕凌寒没有回答,只是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惩罚。

地两千一百零五章 你皇叔说的有道理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就这样,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就到了腊月。

派去各地的皇子陆陆续续地回来,将所了解到的内容一一禀报给燕皇和燕凌寒。

得到这些信息,燕凌寒也有了最初的判断。

既然要让适龄儿童入学读书,学堂是必不可少的。只是眼下准备来年初春便开始让这些孩子入学,学堂来不及建,只能先租赁房子。

而年后在各地广建学堂,也可以让一部分刚刚经历过洪灾的百姓们在农闲时有事可干,又能拿到数额可观的工钱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而燕曦泽所主持的选拔教书先生的事情也已经告一段落,年后即可赶赴各地,担负起各自的职责。

所有的事情完成之后,最终都汇总到了燕凌寒这里。

瞧见这些,燕凌寒不禁一阵头大。

赫云舒见了,不禁笑了,道:“怎么,瞧见这些,竟是比上战场还让人发愁么?”

“还真是。”燕凌寒直言道。

赫云舒走过去,轻轻地给燕凌寒按摩着肩膀,柔声道:“这件事事关重大,最后又是把关,须得认真才是。”

于是,燕凌寒耐着性子,将各个皇子汇总上来的折子看完了。

看完之后,他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怒道:“这都是什么玩意儿!”

赫云舒过去瞧了瞧,发现这些个皇子汇总上来的信息上,不是少了某个州县,就是没有给出所租赁房屋的具体地点,总而言之,就是各有漏洞。

于是,燕凌寒带着这些去了宫里,将各个皇子都召集了起来,当着燕皇的面把他们训斥得狗血淋头。“们一个个的,出身皇家贵胄,却是如此的不知民间疾苦。青枫,好歹行走江湖多年,怎么会连租赁一处房屋的价格都弄不清楚。去租赁房屋,别人自然坐地起价,

难道就不会还价么?还有风离,……”

这一次的燕凌寒,极其激动,也极其愤懑,拍着桌子将这些个皇子一个个骂了个遍。

皇子们一个个低着头,半句话都不敢多说。

燕皇坐在一旁,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只是微眯着眼睛看着。

待燕凌寒训斥完一个人,他都不忘加上一句:“仔细听着,皇叔说得有道理。”

尔后,他还不忘劝慰燕凌寒:“哎呀,凌寒,这些都是朽木,须得仔细雕一雕,莫要动怒,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。来喝茶,这可是上好的云雾茶。”

待将这些个皇子所出现的毛病一一说完,燕凌寒发了最后的指令:“现在立刻去改正,若是改正不了,也就不必回来过年了。”

燕凌寒的话,这些个皇子向来是不敢不听的,一个个都低着头,表示立刻会照办。

倒是燕皇满脸惆怅道:“凌寒,过年就图个团圆,他们若是不在,怕是不好吧。”

“是家国大事重要,还是过年团圆重要?”燕凌寒并不直接反驳,只抛出了这么一个疑问。

瞬间,燕皇哑口无言。

于是,这些个刚刚赶回京城的皇子又被燕凌寒遣了出去,各负其责。做完这些,燕凌寒看了看坐在一旁略显落寞的燕皇,走过去挨着他坐下,道:“皇兄,我知道年纪大了,想让孩子们都在身边陪着。可他们都是的儿子,未来他们之中

的某一个要继承皇位,其余的则要从旁辅佐,若他们一个个这样不成器,以后才是真的麻烦。倒不如现在好好磨砺一番,如此一来,他们日后才能堪当大任。”

以往,燕凌寒是不会对燕皇解释这么多的。

只是这一次,看着他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,颇有一种孤寡老人的感觉,让燕凌寒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,这才解释了这许多。

听燕凌寒说完,燕皇笑了笑,道:“凌寒,说的,朕心里都明白。”

“明白就好。”说着,燕凌寒站了起来,“好了,我回去了。训斥人太浪费心情,我要回去看看我娘子,缓解一下。”

听到这话,燕皇的嘴角抽了一下,嘟哝道:“说得好像单单就有媳妇似的,我也有啊。”

燕凌寒正往前走,听到这话,他回身看了燕皇一眼,揶揄道:“媳妇儿不是被关起来了吗?”

燕皇的嘴巴张了张,无从反驳,好像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

燕凌寒出了勤政殿,径直朝着宫门口走去。

即将拐过一处墙角的时候,他听到了一阵女子的哭声。

这宫里向来不缺少失意之人,正是因为知道这个,燕凌寒才不在意,准备换个方向走。

不曾想,在这一片哭声之中,他听到了他的名字。

“都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铭王,若不是他,这次就能留下了。”

“母妃,就不要多说了,若是被人听到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后面这个声音,燕凌寒倒是听出来了,是八皇子燕文渊。

如此说来,与他说话的女人,便是那元嫔了。

于是,燕凌寒改了主意,径直走过去,冷声道:“本王向来是不知天高地厚的,不过,若有意见,尽管当面来跟本王说。如此偷偷摸摸的背后议论,算什么?”

元嫔母子二人原本藏身在一棵大树后面,此刻听到燕凌寒开口,一个个都不敢说话。

可燕凌寒并不打算就这样离开。

这时,燕文渊从大树后走出,噤若寒蝉道:“皇、皇叔,母妃她只是听闻侄儿又要远离京城,心生不忍,这才妄言了几句,还请皇叔莫怪。”

“是么,既然如此,便不必远离京城了,在母妃身边待着就是。”说完这句话,燕凌寒就准备走。

不成想,这时候元嫔却是从树后走了出来,急切道:“铭王,怎么能不让文渊去呢?”

燕凌寒瞥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本王让他远离京城去做事,刚刚不还很有意见吗?怎么,这会儿又改主意了?”

“王爷误会了,我说那些并非是有意见,只是舍不得文渊出去吃苦罢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本王不让他出去,不正随了的意?”

“不!不行!”说着,元嫔分外激动。

燕凌寒看着她,总觉得这个元嫔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。

是什么呢?看来,要逼她一把,她才肯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