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得美眉淫水乱流

峰灵啧啧赞道:“好伶俐的丫头,真是心细如发,嘴也够甜,方才所言,颇合本座之心啊哈哈哈!”

峰灵大笑。

“谢邪君大人夸奖。”冷月舞盈盈再施一礼,笑靥如花,举止端庄,谦恭有礼,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。

这把苏恒看得一愣一愣的,吃惊地看着红裙少女,张了张嘴,却讷讷说不出话来。他有些发懵,天呐,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了?是我眼花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还有还有,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,她方才说了什么?她居然在夸峰灵!不可思议,一向心高气傲的冷月舞竟然学会了拍人马屁!

苏恒惊呆了。以他对冷月舞的了解,哪怕是天帝复生站在她面前,除非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尊崇和敬佩,否则她也会不假辞色,更别提拍人马屁了。但现在,在峰灵面前,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简直乖顺得像只猫。

单看冷月舞这副作态,恐怕谁都想不到这位大小姐有多么刁蛮吧?

苏恒风中凌乱了。

一旁的冷月舞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,瞧见少年一脸的茫然和呆滞,银牙暗咬,心中哼哼道:“臭家伙儿,真是个榆木脑袋!这花邪君跟你关系不一般,本小姐初来乍到的,如果不给他留个好印象,以后还怎么跟那个沐青儿争?”

“呆瓜!木头!本小姐这么委屈自己,还不是为了你吗?你竟然还这副表情,真是气死我了!”冷月舞用眼角余光狠狠瞪了苏恒一眼,“哼,这笔账,以后再跟你算!”

苏恒被冷月舞瞪得一激灵,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可这依然不妨碍他心里一阵打鼓。

不管冷月舞心里怎么想,她表面上的姿态却是做足了,又接着道:“只是,请恕月舞眼拙,虽然认出了邪君大人,但邪君大人身边的这位绝代佳人,月舞却是不识。”

厨房的约会

峰灵和萧暮云相视而笑。

苏恒连忙上前介绍道:“月舞,云姐姐是峰灵的道侣,也是玉源山掌教之妹。”

仙宗掌教之妹?是邪教邪君的道侣?

冷月舞一下子愣住了。

但她很快就又反应了过来,对着萧暮云甜甜一笑,“月舞见过仙子。”

冷月舞冰雪聪明,虽然知道眼前这名典雅女子多半也是活了几千年的人物,却并不以“前辈”来称呼她,而是以仙子来敬称。

只一个称呼,就体现出冷月舞极高的情商和灵巧的机变能力。

萧暮云对此显然很是受用,哪个女人不怕被人往老了叫?她当初让苏恒叫她云姐姐,亦有个中道理,现在见冷月舞如此懂事,心中愈发欢喜。

先前少女与苏恒相见时的真情流露她都看在眼里,单是少女不远亿万里、横跨两大洲追寻而来这一点,就足以看出这是个痴情的人儿。

萧暮云自己也是个专情女子,当即就被引发了心中的共鸣,故而虽是第一次见到冷月舞,却对这个女孩喜欢得紧。

“你叫月舞对吧?不必多礼,快快起来。”萧暮云上前挽住冷月舞的手,在少女略显吃惊的目光中,将她扶了起来,拉至身边,“你这小姑娘,聪慧懂事,倒是讨人喜欢。你是与苏恒共患难过的红颜知己,花郎又与苏恒兄弟相待,你也别这么认生,无需如此客气。今后,你也和苏恒一样,叫我云姐姐好了。”

萧暮云突如其来的热情态度着实让冷月舞有些没反应过来,愣了愣神,片刻后

,朱唇蠕动,檀口轻启,冷月舞甜甜叫了一声,“云姐姐。”

说着,她还不忘给苏恒悄悄递了个得意的眼神。

萧暮云是什么人?功参造化,又兼女儿家最懂女儿家的心思,冷月舞的这些小动作自是没逃过她的眼睛。不过,萧暮云对此非但不恼,反而对这个真性情的少女越发喜爱了。

“月舞啊,你大老远跑来永恒之界,背井离乡的,这半年来吃了不少苦吧?一个小姑娘家,辗转奔波于两洲之间,肯定不容易,真是我见犹怜。”萧暮云感叹,一时间竟有种母爱泛滥的感觉,“所幸你现在已经到了这里,既然来了,今后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一样,把大伙儿当成自己的亲人,知道吗?如果有谁敢欺负你的话,你就跟我说,姐姐替你出气!”

说罢,萧暮云还用饱含深意的眼神扫了苏恒一眼,带着一丝警告的味道。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此刻,冷月舞内心的所有情绪都被抛在一边,只剩下浓浓的感动。萧暮云一番话,正说到她的心坎里去了。

是啊,一个小姑娘,只身一人,从东胜神洲到南瞻部洲,辗转流离半年之久。这段时光里,有多少的辛酸苦辣,都不足为外人道,只有她自己在默默承受着一切。

为了追寻心中思念之人,她承受了太多。终于,她与他再次相遇,一个拥抱,似乎让这一切都变得值得。但冷月舞不得不承认,在她的内心深处,还是有一股无法消磨的失落。

除了拥抱,他给不了她更多的东西。

他还是不能接受她。

冷月舞有些怅然,如果不是未来苏恒的那句话始终在支撑着她的信念,或许她真的会放弃吧。

而现在,她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个最懂她的知己,她懂自己所有委屈和心酸,她也在努力给自己一个心灵庇护的港湾,想让自己找到家的感觉。

这一刻,冷月舞从萧暮云身上感受到一丝冷轻霜带给她的情感。甚至还有些许特殊的感觉,是冷轻霜这个当姐姐的都给不了的。

那似乎是一种……母爱?

当这个想法在冷月舞脑海中萌生的时候,她一下子呆住了。

萧暮云突然上前,将发呆的冷月舞揽入怀中。少女娇躯一震,一股酸意涌上心头,再难抑制,终于,她发自肺腑地呼唤了一声。

“云姐姐!”

萧暮云轻拍着少女的后背,不断安抚着她的情绪。这一幕,真恍如一个母亲在宽慰自己的孩子。

看着一见如故的两人,苏恒彻底傻眼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她们是什么关系?在干什么?

少年一下子懵了。

峰灵也是第一次见萧暮云这个样子,但他比苏恒更了解她,也读出更多的信息。这位邪君大人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心中想到,“看这样子,云姑多半是更喜欢这个女孩。青儿那丫头虽然也很好,但却是和云姑晚见了面。这下好了,除非这小子把两个都娶了,若是只要青儿不要眼前这个,云姑都不会答应吧?”

“可是,以这小子的脾性,真的会同时接受两个女孩子吗?”峰灵狐疑地看了苏恒一眼,无奈地摇摇头。

正因他了解苏恒,所以才知道,这种可能性并不大。

“孽缘啊!真是孽缘啊!”峰灵暗暗感叹。

苏恒想得虽然没峰灵那么全面,但

也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。当下,等着萧暮云和冷月舞交谈了几句,他连忙转移话题,将话锋一转。

“峰灵,我想我知道五大长老的计划是什么了。当初太阴星上发生的事情,我们都想错了。”

少年神色郑重,认真的模样有种不一样的风采和魅力。谈到正事,萧暮云和冷月舞也停止了交谈,静静倾听两人的对话。

“是,我也想到了。”峰灵眼眸微眯,缓缓道:“如此精巧的连环计布局,必是邪王的手笔,五大长老虽然身份尊贵,却还没有这等魄力,胆敢将不死殿都算计进去。”

“连环计……连环计……”苏恒嘴里反复念叨了几句,“既是连环计,便需一环扣一环,每环都无失误,方能奏效。可是,你既已识破此局,为何还要顺了他的心意?”

峰灵淡淡一笑,不答反问,“如果换作你在我这个位置,或者是由你全权决定,你会怎么选择?”

苏恒默然,半晌才叹了口气,“杀。”

“这就是了。”峰灵笑了笑,“从柳妤与你结怨那一刻起,后面的一切就注定了,邪王的连环计便从阴谋变成了阳谋。即使我们识破了他的计策,却也不得不按照他的算计走下去,这才是邪王的厉害之处啊!”

“其实,我也可以不杀柳妤的。”苏恒沉声道:“如果留她一条命,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。”

“你也知道,那只是或许。”

峰灵一句话就让苏恒无言以对,“有道是‘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’,那柳妤虽不如你,却也绝非一般人。让一条毒蛇时刻潜伏着,随时会暴起一击,总不是件好事,还不如先把蛇打死。”

“你们之间的仇怨已结,就算你这次放过她,她也绝不会放过你。事情愈演愈烈下,她身后那傻小子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事,该来的矛盾终究会来,逃不掉,也避不开。”顿了顿,峰灵傲然道:“况且,我花邪君什么时候是怕事之人?不说不死殿主是否会搅入这个泥潭里,就算他掺和进来了,我又何惧之有?”

峰灵冷冷一笑,“他石子祯以为将不死殿拉拢到他那一边的阵营,就有多大作用了?哼,界主之令谁敢违?到头来,不还是得按照那三项考核标准决断殿主之位?任你千般算计,最后也是徒劳。”

苏恒默不作声。他知道,峰灵话虽这么讲,但这件事若真让邪王成功了,峰灵又要承受多大的压力。

邪王的力量加上不死殿,他们会面临什么?

离界主规定的期限尚有九年半,这个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足以发生许多意外了。届时,邪王只要稍稍使个手段,恐怕他们就得手忙脚乱地应付了。

不过,峰灵说的也没错,柳妤不得不杀,他们不得不按照对方的算计走,这就是阳谋的厉害之处。

对付阳谋,或许你可以不顾一切、坚决不按对方所算计的走,但这样也会造成另一种结果,就是永远被原来的某件东西所羁绊。比方说苏恒如果不按邪王算计的那般杀掉柳妤,那邪王接下来的计划就很难持续下去,可如此一来,柳妤也会成为一个逐渐膨胀的毒瘤,最终给苏恒造成致命的打击。

同样的,若你继续按照对方的算计走,虽是落了圈套,但前路无尽,也多了许多变数。只要有一个意外发生,兴许就能打破阳谋所布置的格局,从而跳脱出来。

第二条路,风险更大,但好就好在,它不是一条死路。

未知的路,才有变数。